湖南有近24万棵古树名木,这些“老祖宗”现状如何?为古树名木撑起“保护伞”

发布时间:2020-08-12 15:36 信息来源:郴州市林业局 责任编辑:湘声报 点击量:1

湖南有近24万棵古树名木,这些“老祖宗”现状如何?

为古树名木撑起“保护伞”

【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8月7日 湘声报记者 陈彬】

时光流逝,古树名木历经沧桑变化,它们是绿色的文物,是活着的化石,是地域的符号,也是乡愁的寄托。

古树是指树龄在百年以上的树木;名木是指珍贵、稀有、具有重要纪念意义或历史、文化、科学价值的树木。有着优越自然条件、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湖南,是中国南方地区的古树名木大省。截至2019年底,湖南共认定公布古树名木23.9143万棵,其中一级古树7956棵、二级古树2.7628万棵、三级古树20.3054万棵、名木505棵。全省122个县市区中,除南县、安乡县外,120个县市区均有古树名木分布。

湖南古树名木保护现状如何?近日,湘声报记者跟随省政协“加强古树名木和天然林保护”调研组赴怀化、邵阳两地进行调研,一探究竟。

全面普查

争取年底全部挂牌

“古树名称:樟树;树龄:1200年;保护级别:国家一级……”

7月28日,雨过天晴,靖州县林源村空气清新。在一棵高大的古树前,调研组认真查看树上保护牌相关信息。

“挂牌保护是湖南正在大力推进的一项工作。”省林业局副局长吴剑波介绍,截至2020年年中摸底,全省古树名木保护率已达到80%。按照要求,今年年底古树名木挂牌保护率(散生古树每木挂牌、古树群成片立牌)要争取达到100%。

能够快速推进全面挂牌,得益于湖南高质量完成了古树名木资源普查工作。

2016年3月,在被列为国家第二批古树名木资源普查试点省后,湖南以逐株坐标定位详查方式,启动古树名木的资源普查工作。

这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工作,历时2年多时间,5000多名工作人员、技术专家参与其中。从详查的树木组成来看,古树分布在67科、165属,共335种。

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古树的有银杉、银杏、资源冷杉等8种;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古树的有大叶榉等20种;属于省级保护古树的有青檀、武当木等20种。从地域分布看,除自然保护区外,95%以上分布在乡镇及村寨周边的风水林中。

值得一提的是,南岳区的6株野生绒毛皂荚是全世界仅有的,龙山县洛塔水杉是我国发现最早的古水杉群落之一。

“希望挂牌一棵带动一方保护,让大家共同来监督和保护。”省绿委办副处长唐滔说,过去有的房地产开发商购买大树古树,这些树木被移植到楼盘内,以提高楼盘卖点;有的城市为了树立所谓绿色形象,实施“大树进城”工程,对古树名木破坏严重。

对于这些破坏古树名木的行为,湖南早已重拳出击。2011年,省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古树名木保护工作的通知》,明确严厉打击破坏古树名木的行为,其中,对故意损坏、破坏古树名木及其生长环境的责任人要依法进行查处,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保护古树

村民自古形成公约

湖南的古树名木可谓形态各异,有的冠如华盖,有的青云直上,有的任性生长,有的圆壮粗实,有的主干中空……它们有的长在深山里,难以寻觅;有的则长在道路旁,是村民们纳凉的好去处;还有的长在百年古塔上……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历经了沧桑,顽强生长。

在通道县梨子界,一棵古樟树吸引了调研组的目光。

1934年12月,中央红军长征途经此地段,遭受桂系军阀飞机轰炸,凭借这棵树,红军与敌机顽强斗争。当时,这棵树被炸毁了树冠,遍布弹痕。牺牲的红军指战员和战士被当地瑶民置于用木板打造的简棺中,就近掩埋在古樟树后面。

80多年过去,该树虽无主干,树基空心,但依然枝繁叶茂。为了保护古樟树,当地政府在其周围建了护栏。见此,省政协人资环委驻会副主任廖瑞芳深有感触说,古树名木是自然界与人类历史文化的宝贵遗产,要倍加珍惜和爱护,为古树名木撑起“保护伞”。

距离通道县40公里的孟冲寨是侗族聚居的村寨,寨中山清水秀,古树参天。其中,有几棵古树还流传着一些故事,被当地村民爱护有加,极为尊崇。村民们根据这些故事分别给它们取了名,鸳鸯树是两棵连根的赤皮青冈,高耸入云。当地人觉得,这意味着和睦,同根连心。

调研组到此时,树上还有许多红布缠绕,树前摆放当地人供奉的物品。“至今,这里的夫妻吵架了,便会到鸳鸯树下许愿和好。”当地村民告诉调研组,这里没有人离过婚。此外还有孔子树、财神树、护寨神树等。

不少村子都十分尊崇古树名木,大家普遍认为古树名木具有繁盛、优雅、庄严等自然之美,也有极强的适应能力和顽强的生命力,会给村子或个人带来好运。

为了保护古树名木,有的村子还形成了村规民约。绥宁县插柳村是电影《那人那山那狗》的拍摄地,村里有很多古树。绥宁县林业局局长杨慎敏介绍,早在20世纪90年代,插柳村村支两委制定了《插柳村古树保护村民公约》,张挂三大院落。村民们经常清洁古树环境,以留住乡愁、荫蔽后人。

部分古树濒危

加快推进立法保护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地方的古树名木,亟须补上保护一课。

一年前,省政协副主席赖明勇在调研中发现,株洲攸县一个山村有着罕见的红豆杉古树群,但其中一棵超过1500年的古树上钉着钉子、挂着电闸、安着开关,用来接通电源。为此,他迅速通过政协云提交了“农村尤其是山区古树名木保护亟待加强”的微建议。

此次调研中,省政协人资环委一级巡视员计世飞发现一棵上千年的古树树枝曾被砍过,古树根部中空的地方有火烧痕迹。他对当地村干部说,要多想办法,加强保护。

自身衰老、自然灾害、病虫害及鼠害也在威胁古树名木的生长。

城步县有棵千年古杉树,树干粗壮,内有树洞,可容纳七八人站立。原树高28米,由于雷电击中而折落,仅留下一半树干。幸运的是,虽然经历大火,但这棵古树仍然发出了新芽。

令省林业局资源处处长黄勇担忧的是,濒危衰弱的古树名木抢救复壮形势严峻,目前全省有15%的古树处于濒危状态亟须救护,近半古树长势衰弱需要复壮。

调研组发现,面对这一状况,因缺少工作经费,部分地方的干部很无奈,甚至有的市县对古树名木所需的挂牌经费都难以保障。还有的地方干部担忧,如果古树名木倒了砸坏村民房屋或伤害到人等状况,村民会找政府赔偿,但不挂牌,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保护刻不容缓,一系列相关工作正在加紧进行。

目前,省林业局协同省发改委在省预算内基本建设投资中实施了古树名木保护试点示范项目,协同省司法厅正在加快推进古树名木保护立法。此外,正推动建设一批古树名木主题公园,让古树名木成为湖南生态保护和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

“保护古树名木全民有责,它不是某个人、某个单位的事。”调研组表示,要凝聚共识,齐抓共管,形成合力,让古树名木长久活下去,更好绿起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